返回

重生之都市金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九十七章 胸大无脑
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请访问源地址 m.marokmp3.com/wapbook-14120-4733017/
点击
    陈信嘴角挑起一丝笑容,那些在自己面前装比的女人,他从不卖账。

    郡主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城池的千金而已。

    天界那些大帝国的公主,女仙尊,天女,圣女,不管怎么样的女人,如何绝色,如何高高在上不可一世,在本仙尊面前装比,下场都只有一个——被打脸!

    虽然意识到可能会在望月城碰到月入烟,但陈信也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这里还没谁能够杀得了他,这个臭屁郡主的老爹也没用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从她现在的低声下气可以看出,她是要求自己的,没有意外的话,就应该和她那副通灵武器胧月有关了。

    在陈信和月如烟交谈其他事之前,他们的两只魔骑倒是先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望月郡主的这只魔骑同样也是马儿形态,而且,它叫做冰霜寒驹。

    同为驹类,你可别指望它们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实际上两种魔驹冰火不容,天生就是仇敌,见面便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赤炎狂驹口鼻喷出烟火,地面被烤得焦黄,而冰霜寒驹则是喷出阵阵乳白冻气,使得地面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冰霜。

    谁都不服对方,要不是有着陈信和望月郡主驾驭,它们就要当场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陈信又一掌拍在赤炎狂驹头上:“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,别看见谁都喷火冒烟的!”

    这一掌打得可不轻,赤炎狂驹很是委屈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大奇,这魔骑可是自尊心很重的,连超凡都驯服不了,现在却是任打任骂,也都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冰霜寒驹和赤炎狂驹就是魔骑场中的死对头,见到这个冤家在自己面前低头,冰霜寒驹不由得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这时,陈信目中寒芒闪过,刹那间冰霜寒驹如坠连它也都无法承受的极寒冰地之中,打了个颤,膝下一软,竟然就这么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魔骑,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主人。

    冰霜寒驹这一跪,是望月郡主也都意料不到的,自然让她很没面子,气急败坏,一鞭子狠狠抽打在它身上,娇叱道:“你这只畜生,立刻起来!”

    剧痛让冰霜寒驹清醒过来,这种魔骑很是通灵,意识到这是屈辱之举,连忙爬起,同时心中茫然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刚才会跪倒在死对头面前。

    赤炎狂驹则是十分高兴,连连嘶叫不已,因为在这次和冰霜寒驹的对抗之中,它赢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又都是个个看得傻眼,魔骑场中的两批魔驹恩怨由来已久,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,不知这冰霜寒驹今天为什么会在赤炎狂驹面前认怂。

    望月郡主连连吃瘪,她自然明白这是陈信搞的鬼,然而就连她也都看不出来,陈信用了什么样的手段,在那瞬间,也没见他释放强大气势震慑,就让冰霜寒驹跪了。

    见到众人一个个看着自己,月如烟怒目一瞪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识趣,她不希望其他人在场,于是纷纷驱骑远离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胧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月如烟开门见山,提出质问。

    那天她和陈信一战,胧月被击落,失去灵性,心痛欲绝,然后回城之后,却是发现胧月“活”了过来,她再次能够和之进行心灵沟通。

    然而,虽然胧月“活”了,然而它却像是受到了极大惊吓,锐气却是大大受挫,锋芒不再,处于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,只要碰到战斗,哪怕对手是弱小的魔物,它都会像胆小鬼般飞也似地跑回望月郡主身边,死也不愿出击,以致这次狩魔,月如烟都没把它拿出来。

    为此,望月郡主寻访了许多著名的武器匠师,然而个个都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通灵武器受到沉重打击被毁很常见,然而这种“病了”的情况,不管哪个大师,都是闻所未闻的,他们也无法给胧月“治病”。

    胧月的半死不活,是因陈信而起,月如烟推测应该是陈信对胧月做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解铃还须系铃人,为了自小已经陪伴着自己,犹如好伙伴般的灵器,她自然不敢发作,只能低声下气求陈信。

    陈信充耳不闻,自顾自地和赤炎狂驹道:“马儿啊马儿,世上有些人,真的是比魔骑还蠢,明明自己要求被人,却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,尤其是女人,胸大无脑的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赤炎狂驹闻言大点其头,大为赞同,在它认为,自己就比许多人类要聪明得多。

    胸大无脑的女人?

    陈信三番四次的刺激,让月如烟快要和赤炎狂驹般冒烟了,她已经处于暴走的边缘。

    纤手之中,也出现了乳白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信却是无动于衷,继续和赤炎狂驹道:“马儿啊马儿,我告诉你啊,有些女人,明知自己打不过别人,还被饶过一命,偏偏还是想再次找虐,这种女人,我看不只是胸大无脑那么简单,甚至还有着某些特殊的变态嗜好,嗯,看她手中拿着皮鞭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灵域之中,有些女人也是有着某些变态调调的,月如烟自然不会听不出来陈信的调侃,这已经是带着露骨味道的调戏了,望月郡主几乎要爆炸。

    她贵为郡主,身份尊贵,又得城主父亲宠爱,自小到大,从来没人敢骂过一句,今天却是连番被嘲讽。

    先是母老虎,然后魔骑跪下,接着胸大无脑,最后还成了喜欢那种调调的变态。

    谁要是做了上面的任何一件事,这个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,更别说是一次次地激怒她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看过她落体的男子,注定是其命中的克星。

    尽管气到极点,月如烟反而是冷静了下来,因为陈信的话提醒了她。

    我确实打不过这个混蛋,他的实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而且,一旦我激怒了他,打不打得过还不是最重要的,若他跑掉,离开了望月城,到时我要上哪里找他“治好”胧月。

    那些匠师全都没有任何办法,除了他之外,或许没人能够解决胧月的毛病了。

    忍,为了胧月,本郡主今天无论如何也忍了!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问道:“请问,我的胧月怎么了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bet36365真正的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