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之都市金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九十九章 教你我有什么好处?
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请访问源地址 m.marokmp3.com/wapbook-14120-4733298/
点击
    当然,那些良心发现之类的话,都是陈信信口开河,戏弄望月郡主而已。

    这副灵器之所以会变得萎靡不振,只不过是他当日在将其击落之时使了点手段。

    那种手段,叫做封灵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就是封印通灵武器的灵性,使得其完全失去灵性,又或者灵性大减,也就半死不活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封灵是天界的手段神通,灵域是没有的,所以望月公主到处找各种武器匠师,术师,无论如何也都没能使得它复原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在望月城重逢陈信的话,胧月永远都会这样,这也是得罪陈信的后果,虽然他没杀了月如烟,却也略施小惩。

    自从胧月变得半死不活之后,望月郡主就从来没从它们身上见过这样的锋芒了,不由得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胧月的灵性,复苏了!

    这个混账虽然可恶,但这次倒是没有骗我。

    虽说他那鬼话还不可信,但终究还是“治”好了胧月。

    虽然胧月灵性复原,锋芒再现,但这副灵器对陈信显然还是十分忌惮的,不敢有半分放肆。

    陈信刚刚松手,它们就嗖地飞回到望月郡主身边,只是不再像方才般簇簇发抖了。

    “嗯,它们的道歉还是挺诚恳的,得知我原谅了它们之后,也就没事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口气却是一转:“当然,如果有人还是动不动就拿它们喊打喊杀的话,可就不好说了喔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在警告望月公主,若是她过河拆桥,敢对付自己的话,她的灵器说不定会再次“阳痿”。

    虽说月如烟不会因此而忘掉曾经的不快,依然有些耿耿于怀,但也不好意思翻脸不认人的,毕竟陈信救回了她的胧月。

    “那件事,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,请你给我记住,绝对不要和任何人提起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望月郡主话还没说完,陈信就打断了她:“否则的话怎么样,我可以视为,这在威胁我吗?”

    月如烟说到这个份上,其实是大大让步了,只可惜,她遇到的是陈信。

    我差点忘了,这个混蛋吃软不吃硬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望月郡主立刻改口:“请你不要和别人说起,就算是我求你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陈信满意地点头,心道这不可理喻的女人总算是识趣了,摸到了本仙尊的脾性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月如烟的叮嘱,陈信也不会四处宣扬,他还没这么无聊:“你放心,那件事只是个意外,我也不希望它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压低了声音,似在自言自语:“除了胸大了点之外,其他也不咋地。”

    其他也不咋地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月如烟一下子就恼火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望月城的第一美女,不管家世,容貌,气质,身材都是公认的顶级,月如烟也对自己的身材充满自信,现在却被对方说得分文不值,让她自然心中大为不忿。

    你狗眼是瞎了吗?

    没见到本郡主除了胸部之外,还有大长腿,蛇精腰,小翘臀?

    还有,什么叫“我也不希望它发生的”?

    说得好像是你吃亏的样子。

    希望见到那一幕的男人,可是不计其数!

    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!

    月如烟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矛盾的动物。

    她希望陈信忘掉一切,然而陈信表现出这种无所谓的态度,却又让其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这个问题,她就不会继续钻牛角尖了,否则的话只能自己生闷气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,望月郡主问道:“喂,你那天的聚光成刃,是从哪里学来的,会这一手的人可是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陈信伸出手,附近的日光便改变了方向,落到他的掌心,变戏法般幻化出各种兵器的形状,刀,剑,枪,矛,斧,锤,链,弓,弩,飞镖等等。

    月如烟看得美目发直:“你还能控制日曜之力!”

    陈信反问道:“有什么区别吗,不都是光而已?”

    望月郡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区别大了去了,月华之力柔和,日曜之力暴烈,本来就是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自然力量,她只能控制月华之力而已,而对方似乎无视这种区别。

    莫非,他掌握着某种任何光能都能控制的手段?

    望月郡主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这样的手段,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如果她能够掌握的话,在白天也能拥有最强的状态,而不仅限于夜晚才能发挥出最强能力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道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陈信淡淡地道:“很简单啊,稍微用点小窍门就行。”

    很简单……

    望月郡主有点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能教我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月如烟便自知失言。

    厉害的神通手段,对于任何一个修士都是秘密,当然不会轻易告诉他人。

    陈信反问道:“教你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望月公主的心思活络起来,如果陈信一口拒绝她的话,那就没什么好谈的,不过现在看来,似乎有着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一念到此,月如烟试探性地道:“你想要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陈信笑道:“呵呵,我暂时也不知道需要什么,那就看你如何能打动得了我啦,让我看到你的诚心,这件事再说吧,那就这样,拜拜。”

    陈信言罢,就驾着赤炎狂驹奔向紫楠等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望月郡主忙策骑跟上:“喂,你等等呀,能不能说清楚点,我怎么知道怎么才算足够诚意!”

    “自己斟酌!”

    陈信丢下这句话,已经回到了队伍之中,其他人在场,不太好谈论,于是月如烟只能暂时停止谈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知道陈信和望月郡主刚才说了些什么,不过那些公子爷远远见到月如烟时而满脸怒容,时而娇躯发抖,似乎很是激动的样子,再加上她方才和陈信说话时口气不善,想来两人之间应该会有些过节。

    于是宗治打算煽风点火:“朋友,郡主可是我们望月城的城主千金,身份尊贵,你对她出言不逊,最好立刻向郡主道歉!”

    陈信转向了望月郡主:“哦,他要我向你道歉呢,你看怎么办?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bet36365真正的网址